个体化诊疗

高血压个体化基因检测

发布时间:2016/5/30 11:35:42  来源:本站 浏览量:429

    高血压是一种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慢性心血管疾病,据2014年发表于《美国高血压杂志》的文章,我国患病率为29.6%,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分别为42.6%、34.1%与9.3%,接受降压治疗的患者中血压达标率为27.4%。大约60%的半数高血压患者有家族史。目前认为是多基因遗传所致,30%~50%的高血压患者有遗传背景。
    目前影响高血压的基因主要有β1肾上腺受体(ADRB1),心房利钠素前体A(NPPA),CYP2C9*3和血管紧张素转化酶(ACE)。这四种基因型有野生型纯合子、突变型杂合子和突变型纯合子三种类型。每种类型对药物的敏感性是不一样的,通过测定不同的基因型,来选择合适的药物,显著控制血压。
    β1肾上腺受体(ADRB1)是β1肾上腺受体阻断药的作用靶点。β1肾上腺受体存在基因多态性,其多态性可影响β1肾上腺受体的降压作用。β1受体基因Gly389Arg突变(ADRB1_1165G>C),在中国人群中的发生频率约为70%,突变杂合子(Gly389Arg)对β1受体阻断药较为敏感,而野生纯合子(Gly389Gly)对药物不敏感。高血压患者在使用β1肾上腺受体阻断药时,应根据β1肾上腺受体的基因多态性,确定患者对β1肾上腺素阻断药的敏感性,调整剂量或者换用其它合适的降压药物。
    心房利钠素前体A(NPPA)对调节血管紧张度和钠平衡发挥着重要作用。NPPA基因多态性对利尿药、钙通道阻滞剂的降压效果有显著影响,NPPA基因T**C突变患者对利尿药的反应更为敏感治疗效果好,而非突变患者对使用钙离子拮抗药效果更佳。检测NPPA基因型,有利于患者选择适合于自己的抗高血压药物,防止远期副反应的发生有重要意义。对于TT基因型患者,选择钙离子通道阻滞剂氨氯地平优于其它利尿类以及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
    ATI受体阻断药在人体内均经过药物代谢酶CYP2C9代谢,其中洛沙坦代谢为活性产物E3174后发挥主要疗效,而缬沙坦和厄贝沙坦经代谢后失活。CYP2C9*3是东方人中的常见突变,该突变导致CYP2C9的代谢能力显著降低并呈基因剂量效应。临床研究表明,CYP2C9*3突变可降低E3174的血药浓度,导致洛沙坦降压效果减弱:CYP2C9*3突变可增加缬沙坦和厄贝沙坦的血药浓度,导致缬沙坦和厄贝沙坦降压效果增强。因此,CYP2C9基因型与上述AT1受体阻断药的临床疗效密切相关。
    血管紧张素转化酶(ACE)是人体内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的关键酶。ACE 基因存在着I/D 多态性(DNA 片段插入/缺失),其对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的降压效应可产生显着的 影响。ACE 基因 I/D 多态性与 ACEI 类药物的降压效应密切相关,不同 ACE I/D 基因型的个体对特定ACEI 类药物的敏感性显着不同。因此,为了取得最好的疗效,明确患者的 ACE I/D 基因型后,再选择合适的 ACEI药物对其进行治疗,具有重要的临床指导意义。
    通过基因检测,能明确患者的基因型,合理选择药物,减少不良反应的发生,大大提高了诊疗效率。
                                                                                            

                                                                                              武汉市第三医院  王慧娟供稿